欢迎光临网站建设网站,这里提供企业网站制作网站服务

网站建设 专业网络推广 品牌网站建设

网站建设制作

开题报告1

作者:jcmp      发布时间:2021-01-10      浏览量:0
选题依据及意义:

选题依据及意义:

一.选题依据
1.“双一流”建设的背景要义
“双一流”建设是中国高等教育领域继“211工程”、“985工程”之后的又一国家战略,自2015年国家决定建设“双一流”大学到2020年若干所大学和一批学科进入世界一流行列,为服务国家发展和振兴民族提供有力支撑。这为期5年的建设周期内,统筹推进建设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要建设一流师资队伍、培养拔尖创新人才、提升科学研究水平、传承创新优秀文化和着力推进成果转化,这些任务是目前教育改革的总体目标,也是我国教育走向世界和服务发展的需要,体育教育专业在此背景下就自身发展应该树立与之相应的发展目标,符合国家建设“双一流”的教育规划,推动体育学科发展。
2.立德树人引领《中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
在当前世界教育发展总趋势的推动下,国际上教育界不约而同地探讨“培养什么样的人”的命题,而且,很多国家已经将“培养全面发展的人”作为最终目标和最佳答案。十八大报告提出:“坚持教育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服务、为人民服务,把立德树人作为教育的根本任务,培养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2016年9月13日上午,中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研究成果发布会在北京师范大学举行,会上公布了中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的总体框架和基本内涵。研究学生发展核心素养是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的一项重要举措,也是适应世界教育改革发展趋势、提升我国教育国际竞争力的迫切需要。
3.体育教育专业学生适应自身和社会发展需要
首先,体育教育专业学生属于学生群体中的一部分,其次,在我国教育总目标下要让体育教育这个专业的学生得到更好发展,就该对于这个特殊群体的学生我们应该就其自身特殊性有的放矢的培养他们的核心素养,在《中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框架下,有针对性的让体育专业的学生能够在“双一流”建设背景下满足自身发展和社会发展的需要。
二. 国内外研究现状
1. 国内研究现状
燕凌,马克,李海燕(2018)在《论体育学科素养的内涵、构成要素及培养》指出经
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OECD)1997年启动了一项指向素养研究的项目,2005 年发布了其研究成果《素养的界定与遴选:行动纲要》(The Definition and Selection of Key Competencies:Executive Summary),随即,欧洲诸多国家纷纷在OECD 核心素养框架以及欧洲议会和欧盟理事会通过的核心素养建议案(2006)指引下,构建本国人才核心素养体系。在席卷全球的“核心素养”运动背景下,我国也开始对新世纪人才“核心素养”框架进行研究。学科教育是学校教育的基本构成部分,因此树立“学科素养观”是学校教育实现人才培养目标的基础。
于素梅(2017)在《中国学生体育学科核心素养框架体系建构》认为:中国学生体育学科核心素养应由体育精神、运动实践、健康促进 3 个维度组成,并具体划分为 6 个要素,体育精神包含体育情感和体育品格;运动实践包含运动能力和运动习惯;健康促进包含健康知识和健康行为。在《学生体育学科核心素养培育的基本思路与多元途径》一文中指出:学生体育学科核心素养培育并非轻而易举,也非某一学段所为,更不能仅仅依靠学校教育,具有培育的长期性、发展性、差异性、完整性和协同性等特征。培育基本思路集中在“情品双育,做好体育精神的塑造”“能习相随,打好运动实践的基础”“知行合一,掌握健康促进的本领”上。要通过坚守课堂主阵地、抓好课外阳光体育、拓展校外自主锻炼等课内外、校内外结合的多元途径,有效实施学生体育学科核心素养培育的工作。
褚宏启(2016)在《核心素养的概念与本质》指出:核心素养是“关键素养”,不是“全面素养”;核心素养要反映“个体需求”,更要反映“社会需要”;核心素养是“高级素养”,不是“低级素养”,甚至也不是“基础素养”;核心素养要反映“全球化”的要求,更要体现“本土性”的要求。
姜勇,王梓乔(2016)在《对体育与健康学科核心素养内涵特征与构成的研究》提出素养的概念,素养指由训练和实践而获得的能力或技巧,是一种后天培养学习的结果。它可以通过有意的人为教育加以规划、设计与培养,是通过课程教学引导学习者长期习得的,是由心理、文化、品德、艺术等多方面内容组成的,是人实现自我发展和适应社会的能力的总称。
核心素养研究课题组(2016)发布了《中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强调学生发展核心素养,主要是指学生应具备的,能够适应终身发展和社会发展需要的必备品格和关键能力。研制中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根本出发点是将党的教育方针具体化、细化,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培养全面发展的人,提升21世纪国家人才核心竞争力。并以图文的形式在文章中解释了其框架和基本要素构成,中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以 “全面发展的人” 为核心,分为文化基础、自主发展、社会参与三个方面,综合表现为人文底蕴、科学精神、学会学习、健康生活、责任担当、实践创新六大素养。
林崇德(2016)在《学生发展核心素养:面向未来应该培养怎样的人?》党的十八大提出把立德树人作为教育工作的根本任务,明确强调了教育的本质功能和真正价值,开始从国家层面更加深入系统地考虑 “教育要立什么德、树什么人”或者说 “教育要培养什么样的人”这一根本问题。从本质上来讲,关注学生发展核心素养,就是关注 “面向未来教育要培养怎样的人”这一问题。以经济发展为核心,致力于儿童青少年核心素养的提升,逐渐成为世界各国发展的共同主题,很多国家甚至把培养 21 世纪核心素养上升到国家战略的高度。
邵朝友,周文叶,崔允漷(2015)在《基于核心素养的课程标准研制 :国际经验与启示》一文中界定了素养的概念,区别于素质,素养更多强调的是平日的积累,后天的学习以及实践的重要性,本质上更加具有教育意义。
孙晋海(2015)在《我国高校体育学学科发展战略研究》指出:我国高校体育学学科建设的重点是提高人才培养质量、提升学术地位和强化人才梯队建设;难点是高水平学术成果取得、人才培养质量提升和学科特色凝炼。体现了人才培养质量和高层次研究成果对体育学学科建设的重要性。我国高校体育学学科发展的战略方针是:传承与创新相结合;人才培养与社会需要相结合;教学与科研相结合;学科建设与社会服务相结合;原创学科与学科交叉融合相结合;有所为与有所不为相结合;国内与国际相结合;“强优、支重、改老、扶新”有机结合;规模、质量、结构和效益协调发展相结合。
王乐,鲁志强(2010)在《探索体育学科人才培养的新模式》一文中说明了当前中国体育教育专业人才培养目标应为:培养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适应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和基础教育改革与发展的实际需要,德、智、体全面发展,专业基础宽厚,具有现代教育观念、良好的科学素养和职业道德以及具有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能从事学校体育与健康的教学、训练、竞赛工作,并能从事学校体育科学研究工作、管理工作及社会体育指导工作等的多能一专体育教育专业复合型人才。
评述:
核心素养教育宏观层面:
教育是随着社会不断发展而变化的,是根据一个国家或者整个社会发展来变化的,近些年来受到国际教育关于“教育要培养什么样的人”这个问题的影响,以及美国制定的《21世纪素养框架》和欧盟《面向变化中的世界的核心素养》等陆续发布,在国际上掀起了讨论核心素养的热潮,很多国家开始研究制定自己的核心素养框架,这也是继全面发展的教育后又一个教育改革的新动向,从宏观层面构建核心素养的主要框架,特别是美国和欧盟提出的核心素养框架给了很多国家构建核心素养的蓝本。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是针对全部学生群体而言提出的核心素养体系,但落实到各个学科就显得侧重点不足,效果也会大打折扣。对此,我们在培养体育教育专业学生核心素养时不能一味照搬《中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但并不是否定《中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而是要根据其目标体系再结合体育教育专业特殊性构建核心素养要素,对于国内一些专家学者提出的观点和核心素养体系我们应该系统深入研究,认真界定他们的构成要素。
核心素养学科微观层面:
学生核心素养只是一个大体框架,涵盖了21世纪社会发展需要的人才标准,但是对于不同学生我们应该细化具体的核心素养标准,根据不同学生群体的特征来构建核心素养,对于体育教育专业学生来说也应该有重点的培养其核心素养。例如,例如,于素梅提出的体育学科核心素养体系,这只是就体育学科提出全体学生应该达到的核心素养要求,但是这并不适用于体育教育专业的学生,因为这两者学生群体存在差异就不能以体育学科核心素养来培养与要求体育教育专业的学生。再者,若以《中国发展学生核心素养》来培养体育专业的学生就显得宽泛重点不突出,这样一来《中国发展学生核心素养》只是一个空壳,不能落实到实际操作中。
2. 国外研究现状
陈思同,刘阳等人(2017)在《对我国体育素养概念的理解——基于对Physical Literacy
的解读》一文中就对于体育素养的理解进行了深入的探讨与分析,指出Physical Literacy这一概念自提出以来,经过近 30 年的发展,已经得到了相对广泛的认可。在理论研究方面,英国学者Whitehead最早从学术层面提出了Physical Literacy这个概念,引起了欧美学者的关注和探讨。Physical Literacy是Whitehead基于哲学层面的研究,通过整合人的身体、认知、情况和行为等维度对身体活动的新思考。尽管不同文化背景的学者对Physical Literacy概念的解读不同,但是这些研究基本都以Whitehead的研究为理论基础,因此,本文将Whitehead所提出的Physical Literacy概念视为是这方面研究的源概念。
赵凤霞,程传银,张新辉,李菊红(2017)在《体育核心素养模型构建研究》中提出了 新加坡所构建核心素养模型是同心圆型,以“责任、尊重、适应力、关怀、和谐”作为核心价值观的内核,以发展自我、完善自我,实现个人能力发展为中核,以实现未来社会对人才素养要求为外核,从 3 个维度层层递进,展现了对学生个人发展与社会服务的诉求。日本“21 世纪型能力”的核心素养结构模型亦是同心圆型。内核是以语言力、数理力、信息力为基础能力,中层为思考力,涵盖了问题解决能力、发展力、创造力、逻辑思维力等方面,最外层是实践能力,涉及了社会参与、人际关系能力以及对社会可持续的责任等社会参与实践方面。 美国“21 世纪技能”体系是以核心科目和 21世纪主题为中心,除设置了英语、经济、外语、科学、数学、阅读和语言艺术而等核心科目外,增加了 5 个 21 世纪议题,即:(1)健康素养;(2)理财素养;(3)公民素养;(4)环保素养;(5)全球化素养。同时,着重于培养学生学习和创新技能、信息、媒介与技术技能、生活和职业技能,并将该理念融会贯通至教育的各个领域与环节中。
褚宏启(2016)在《核心素养的概念与本质》一文中指出:1997年,国际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开展的De Se Co项目对素养的界定与遴选进行了研究;2002年,美国开展对21世纪素养(即核心素养)的研究,成立了“21世纪素养联盟”,制订了《21世纪素养框架》;2003年,OECD发表研究报告《核心素养促进成功的生活和健全的社会》,构建了一个包含“人与工具”、“人与自己”和“人与社会”3个方面的核心素养框架;2004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与De Se Co项目合作,出版了《发展教育的核心素养:来自一些国际和国家的经验和教训》一书,强调学会求知、学会发展、学会改变、学会做事、学会共处等终身学习的核心素养。
刘义民(2016)在《国外核心素养研究及启示》一文中指出,2013 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布《全球学习领域框架》报告中将核心素养划分为身体健康、社会和情感、文化和艺术、语言和交流等7 个一级指标。
FLEGAL K M,GRAUBARD B I,WILLIAMSON D F,et al在《 Cause-specific excess deaths associated with underweight,over-weight,and obesity》中介绍了自20世纪80年代末开始,西方发达国家逐步陷落于“由身体活动不足带来的人口健康危机”和“体育教育的发展偏误”之中。当时,西方发达国家正处于肥胖率和超重率加速增加的情形之中,这一严重的不良趋势给西方社会带来了巨大的健康和经济负担。
阳艺武(2016)在《Physical Literacy:内涵解读、中外对比及教学启示》提到了:《Lots to lose: How America’s health and obesity crisis threatens our economic future》一文介绍了美国在 2012 年两党政治研究中心共同推荐将“体育素养”这一概念作为美国学校体育的指导思想和培养目标。
王烨晖 ,辛涛(2015)在《国际学生核心素养构建模式的启示》一文中说明了2013年日本国立教育研究所界定了“21世纪型能力”并提出“21世纪型能力”的框架,反映了国际核心素养研究的趋势。
张娜(2013)在《De Se Co项目关于核心素养的研究及启示》阐述了,联合国经合组织启动的“素养的界定与遴选:理论与概念基础”项目最早开始研究核心素养,指出:“核心素养是指涉及多个生活领域的且能够促进健康生活和培育健全社会的重要素养。
裴新宁, 刘新阳(2013)在《为 21 世纪重建教育——欧盟“核心素养”框架的确立 》中论述道:2007年英国修订《国家课程》时对核心素养进行了更为清晰和全面的表述,并建立了基于核心素养的跨年级连续性的学业质量评价。
蔡清田(2012)在《“核心素养”: 新课改的目标来源》阐述了,2005年经合组织(OECD)发布《核心素养的界定与遴选:行动纲要》,进一步推动了核心素养框架的实践应用;2006年,欧盟(EU)通过了有关“核心素养”的建议案,并在这一建议案中分别从知识、技能和态度3个维度进行了论述,向各个成员国介绍了母语、外语、数学与科学技术素养、信息素养、学习能力、公民与社会素养、创业精神以及艺术素养等八个核心素养体系,简称“八大素养体系”。
OECD(2005)在《The Definition and Selection of Key Competencies:Executive Summary》对核心素养的诠释是当前各国核心素养研究的基本框架,其将“素养”界定为:不仅包括知识和技能,还包括在特殊环境中通过调动心理资源(包括技能和态度)应对复杂挑战的能力,其应满足如下条件:有益于社会和个人;帮助个体适应复杂多变的环境;适合所有人。
评述:
国外与体育相关的核心素养研究基本上都是参照Whitehead提出的Physical Literacy概念,可以说也是这方面研究的源概念。根据研究文献也显示美国和许多欧盟国家都承认体育素养这个概念并写入美国课程标准,还有的国家把培养学生的核心素养提升至国家战略的高度,足以证明学生核心素养的培养已经是世界教育的主流,特别是新加坡、日本和美国等发达国家已经建立了各自的核心素养模型。
目前培养学生核心素养的模式在国外也是初具规模,对于体育教育专业学生的核心素养研究甚少,在这方面的研究自然具有一定的价值。需要我们了解的是,由于各国间文化背景和教育等差异,我们还是得立足本土实际情况来构建体育专业学生核心素养的培养模式。遵循《全球学习领域框架》和《中国发展学生核心素养》的主要内涵和具体精神来构建培养模式。日本和美国等国家的学生核心素养构建模式存在一定的差异,所以我们在构建体育教育专业学生的核心素养时更应该注意这个问题。
三. 研究意义
1.理论意义:
本研究以体育教育专业学生为主体,着重分析该类学生群体核心素养的培养,为今后体育教育专业学生核心素养的培养提出理论参考。目前我国有关核心素养的研究有宏观层面的讨论,也有各个学科核心素养的微观讨论。唯独对于体育教育专业学生核心素养的确立缺少研究,体育学科核心素养目前国内研究也如火如荼,值得注意的是这只是体育学科的核心素养研究,是《中国发展学生核心素养》下的具体化,也是实现发展学生核心素养的实际操作标准。通过在中国知网搜索关于体育专业学生核心素养的培养模式或构建相关的文章很少,从一定层面可以看出在这个领域的研究还是不足。
2.实践意义:
服务教育“双一流”国家战略,把体育教育专业与国际化接轨让此专业学生得到更好发展,同时也是贯彻党十八大提出的教育方针,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从2013 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布《全球学习领域框架》和2016年核心素养研究课题组在北师大发布的《中国发展学生核心素养》都可以看出,核心素养不仅近些年在国际教育盛行也得到了中国的认可,并把《中国发展学生核心素养》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的重要举措,十八大报告明确把“立德树人”写进教育方针,它坚强而有力地回答了这一事关党和国家前途命运的问题,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
让体育教育专业学生具备能够适应终身发展和社会发展需要的必备品格和关键能力。由于体育专业的特殊性,较其他学科最明显的区别是体育学科具有很强的实践性,这就说明了,体育教育专业学生核心素养的培养应该要异于其他专业学生核心素养的培养,要根据学科的特殊性有选择有侧重的构建培养要素,这样才能使体育专业学生得到更好的发展,也是培养核心素养的根本意义所在。
四. 本研究的特色
1. 为“双一流”背景下体育教育专业学生发展提供理论参考
国内有关核心素养研究较多的是宏观层面的内容,比如核心素养培养的意义和路径,落实到微观则是各个学科核心素养的研究。目前能在中国知网查到有关体育核心素养的文章不超过五百篇,通过文章发布的时间可以看出都是近2年的文章较多,但是有关体育教育专业学生核心素养培养的文章就属于凤毛麟角。
2.为体育教育专业学生培养核心素养提供实践操作标准
首先通过调查一线体育教师和访谈专家学者,搜集体育教育专业学生应该具备的核心素养具体内容,再立足体育教育专业的特殊性以《中国发展学生核心素养》和体育学科核心素养为理论支撑,最后通过数据分析和理论剖析来构建体育教育专业学生核心素养培养的3+N要素。

主要研究内容,拟解决的关键问题以及预期达到的目标:
一、主要研究内容:
1.“双一流”国家战略介绍。
2核心素养的背景来源、如何提出及为什么要提出培养学生的核心素养。
3.学生核心素养目前在国际教育发展的状态。
4.核心素养衍生的“立德树人”和《中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的意义及关系。
5.对体育教育专业学生应具备的核心素养进行调查和访谈。
5.《中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体育学科核心素养、体育教育专业学生核心素养三者关系分析,及对构建体育专业学生核心素养培养模式的影响。
6.体育教育专业学生核心素养培养的3+N要素分析
二、拟解决的关键问题
1.更好的响应“双一流”国家战略,建设一流体育学科让体育教育专业在新时代背景下更好发展。
2.培养体育教育专业学生的核心素养。
三、预期达到的目标
1.构建符合体育教育专业学生核心素养培养的3+N要素。
2.在“双一流”国家战略下让体育专业学生拥有适应终身发展和社会发展需要的必备品格和关键能力。

附论文框架
“双一流”背景下体育教育专业学生核心素养培养的3+N要素研究
前言
1、选题缘由
1.1 选题依据
1.2 选题目的与意义
1.3 文献综述
1.3.1国内文献综述
1.3.2国外文献综述
2、研究对象与方法
2.1 研究对象
2.2 研究方法
2.2.1 文献资料法
2.2.2 问卷调查法
2.2.3 数理统计法
2.3概念界定
2.3.1核心素养
2.3.2体育学科核心素养
2.3.3体育教育专业学生核心素养
3、体育教育专业学生的培养方案分析与调查
3.1 体育教育专业学生培养方案分析
3.1.1 培养模式分析
3.1.2培养内容分析
3.1.3 培养侧重点分析
3.2 体育教育专业学生应具备的核心素养调查分析
3.2.1 个体层面
3.2.2工具层面
3.2.3 社会层面
4、“双一流”背景下体育教育专业学生核心素养维度顶层设计
4.1“双一流”建设背景和主旨内涵
4.2立德树人之“立德”本位
4.3初设“双一流”背景下体育教育专业学生核心素养维度
4.4分析“双一流”背景下体育教育专业学生核心素养维度
4.4.1De Se Co项目的维度构成分析
4.4.1.1互动地使用工具
4.4.1.2自主行动
4.4.1.3在社会异质团体中互动
4.4.2《中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维度构成分析
4.4.2.1文化基础
4.4.2.2自主发展
4.4.2.3社会参与
4.4.3体育学科核心素养维度构成分析
4.4.3.1运动实践
4.4.3.2健康促进
4.4.3.3体育精神
4.5核心素养维度对比分析
4.5.1人与工具维度
4.5.2人与自我维度
4.5.3人与社会维度
4.6“双一流”背景下体育教育专业学生核心素养维度构成
4.6.1运动发展
4.6.2体育人文
4.6.3社会责任
5、“双一流”背景下体育教育专业学生核心素养培养的3+N要素分析
5.1运动发展及核心要素
5.1.1技能形成
5.1.2运动能力
5.1.3运动习惯
5.1.4自主学习
5.2体育人文及核心要素
5.2.1体育精神
5.2.2体育鉴赏
5.2.3社会适应
5.2.4人文使者
5.3社会责任及核心要素
5.3.1健康导向
5.3.2终身体育
5.3.3专业引领
5.3.4社会引导
5.3.5民族认同
6、致谢
参考文献
[1] 刘亚茹. 高中生体育学科核心素养培养研究[D].山东大学,2017.
[2] 孙晋海. 我国高校体育学学科发展战略研究[D].苏州大学,2015.
[3] 张细谦,张仕宜.核心素养导向下体育与健康课程实施路径的优化[J].体育学刊,2018,25(02):76-80.
[4] 燕凌,马克,李海燕.论体育学科素养的内涵、构成要素及培养[J].体育文化导刊,2018(03):108-112.
[5] 陈思同,刘阳,唐炎,陈昂.对我国体育素养概念的理解——基于对Physical Literacy的解读[J].体育科学,2017,37(06):41-51.
[6] 赵凤霞,程传银,张新辉,李菊红.体育核心素养模型构建研究[J].体育文化导刊,2017(01):154-159.
[7] 于素梅.学生体育学科核心素养培育应把握的关键与有效策略[J].体育学刊,2017,24(06):84-88.
[8] 尚力沛,程传银.核心素养、体育核心素养与体育学科核心素养:概念、构成及关系[J].体育文化导刊,2017(10):130-134.
[9] 于素梅.学生体育学科核心素养培育的基本思路与多元途径[J].体育学刊,2017,24(05):16-19.
[10] 马肇国.体育学科核心素养构建立论基础及体系初探[J].南京体育学院学报(自然科学版),2017,16(04):133-136.
[11] 于素梅.中国学生体育学科核心素养框架体系建构[J].体育学刊,2017,24(04):5-9.
[12] 刘义民.国外核心素养研究及启示[J].天津师范大学学报(基础教育版),2016,17(2):71-76.
[13] 核心素养研究课题组.中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J].中国教育学刊,2016(10):1-3.
[14] 姜勇,王梓乔.对体育与健康学科核心素养内涵特征与构成的研究[J].中国学校体育(高等教育),2016,3(10):39-43.
[15] 黄四林,左璜,莫雷,刘霞,辛涛,林崇德.学生发展核心素养研究的国际分析[J].中国教育学刊, 2016(06):8-14.
[16] 褚宏启.核心素养的概念与本质[J].华东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 2016(1):1-3.
[17] 阳艺武.Physical Literacy:内涵解读、中外对比及教学启示[J].上海体育学院学报,2016,40(04):73-78+94.
[18] 于素梅.学生体育学科核心素养及其培育[J].中国学校体育,2016(07):29-33.
[19] 王烨晖,辛涛.国际学生核心素养构建模式的启示[J].中小学管理,2015(9):22-25.
[20] 裴新宁,刘新阳.为21世纪重建教育——欧盟“核心素养”框架的确立[J].全球教育展望,2013,42(12):89-102.
[21] 张娜.De Se Co项目关于核心素养的研究及启示[J].教育科学研究,2013(10):39-45.
[22] 蔡清田.“核心素养”:新课改的目标来源[N].中国社会科学报 ,2012-10 -10.
[23] 王乐,鲁志强.探索体育学科人才培养的新模式[J].兰州教育学院报,2010,26(05):108-110.
[24] 于振峰,王晨宇,胡法信,齐允峰,汤静.21世纪初期中国体育教育专业人才的培养模式[J].体育学刊,2006(03):67-69.
[25] FLEGAL K M,GRAUBARD B I,WILLIAMSON D F,et al. Cause-specific excess deaths associated with underweight,over-weight,and obesity[J]. Jama,2007,298(17):2028-2037.
[26] BURKE G L,JACOBS JR D R,SPRAFKA J M,et al. Obesity and overweight in young adults:The CARDIA study[J]. Prev Med,1990,19(4):476-488.
[27] GRAY D S. Diagnosis and prevalence of obesity[J]. Med Clin North Am,1989,73(1):
1-13.
[28] KIRSCHENBAUM D S,STALONAS JR P M,ZASTOWNY T R,et al. Behavioral treatment of adult obesity:Attentional controls and a 2-year follow-up[J]. Behav Res Ther,1985,23(6):675-682.
[29] DIETZ JR W H. Obesity in infants,children,and adolescents in the United States I. Identification,natural history,and aftereffects[J]. Nutr Res,1981,1(1):117-137.
[30] Lots to lose: How America’s health and obesity crisis threatens our economic future[EB/ OL].[2015-01-08].http: / / bipartisanpolicy.org / library / lots lose how americas health and obesity crisis threatens our economic future /

主要研究方法:
1、文献资料法
以“核心素养”、“体育学科核心素养”和“体育教育专业学生培养模式”等关键词在中国知网进行搜索,查阅相关资料并有选择的进行摘抄与记录。在web of science网站查阅与核心素养和体育专业学生培养有关文献进行阅读,并理处研究进度和方向。通过一些相关书籍和报刊等资料整理具体的研究结论,以此作为本研究的理论支撑。
2、问卷调查法
设置问卷调查体育专业学生核心素养的具体内容,发放对象为一些专家学者和一线体育教师,再回收问卷整理数据。
3、访谈法
通过事先设计好访谈问题对一些专家学者或高级职称教师,就体育教育专业学生应具备哪些核心素养等相关问题进行访谈和交流。
4、数理统计法
对回收的问卷进行统计,运用spss对整理的数据进行分析,从而用数据作为论据来支撑本文观点。
5、逻辑分析法
通过《中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体育学科核心素养和体育教育专业学生核心素养的分析,采用归纳和演绎的方法来试图构建体育教育专业学生核心素养的3+N培养模式。